橘羽留

3567347618欢迎各位扩列,虽然基本躺尸,还有就是陆镰我爱他们一辈子!(发出脑残粉的声音)

(陆镰)陆镰一百问7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橘:那么自己最敏感的地方是?

陆生:背和肩膀吧...

铸铎:脚裸吧?应该......

橘:陆生君为什么是背和肩膀呢?

陆生:因为铸铎经常在我伤还没好的时候又给我添上新伤,导致我没事就要去找鸩帮忙治疗。(无奈)

铸铎:......疼吗?(小声问陆生)

陆生:嗯?啊没事哦,别太在意。(揉揉铸铎的头发)

铸铎:嗯。(安静给揉)

橘:陆生君背上都是野兽留下的爱的象征啊!(恍然大悟样)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橘:那么对方最敏感的地方呢?

陆生:铸铎的话,脚裸、脖子还有耳朵吧!每次亲他耳朵都会马上红起来呢。还有尾巴,摸着很舒服,就是没什么机会摸...(一副可惜的样子)

铸铎:奴良陆生你闭嘴!/////(在陆生怀里挣扎着要揍陆生)

陆生:乖,安静点...(俯身亲吻)

铸铎:////你真是个混蛋......(亲完拉下头巾挡脸)

橘:哈哈,那么铸铎大人知道陆生君那里比较敏感吗?

铸铎:啊?呃...背?大概...(想起陆生刚刚说的话)

橘:铸铎大人因为是享受的一方所以不怎么注意这些吗?(作死发言)

铸铎:你说什么!(举镰刀)

橘:什么也没有!所以铸铎大人快把镰刀放下啊!!!(抱头躲桌子底下)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橘:那么请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陆生:秀色可餐(满面春光)

铸铎:禽兽不如(面如死灰)

橘:......这个对比...算了,下一题......

(欲言又止)


64 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橘:那么坦白说,喜欢H吗?

陆生:喜欢啊,如果没人听墙角就更喜欢了(冷笑)

铸铎:不喜欢!有时间做那种事还不如给我滚去训练!(拍桌子大声叫道)

陆生:别这么说嘛~(抱着撸)

橘:那么快点下一题吧!(害怕铸铎扔镰刀决定快点的橘子)


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橘:那么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是?

陆生:我和铸铎的房间,偶尔是在远野铸铎的房间(淡定回答)

铸铎:闭嘴!什么你和我的房间啊!?(鼬鼠嘶牙警告)

陆生:就是字面意思啊(无辜脸)

铸铎:别以为可以混过去,给我好好解释!

陆生:那这样呢?(变成昼陆)

铸铎:呃!你突然干什么呢!(试图挣扎出去)

陆生:没想干什么啊(放开铸铎)

铸铎:哼!快点下一题吧。(甩甩袖,抱臂坐回座位)

橘:啊嘞?铸铎大人难道对陆生君白天的样子没辙吗?(不怕死)

铸铎:哼,怎么可能,只是觉得对人类动手不好而已,毕竟人类可是很脆弱的存在啊。(认真回答)

橘:就是因为这么想才会被钻空子啊.....(小声bb)

铸铎:你说什么?(手往镰刀摸去)

橘:没什么没什么!我们快下一题吧!哈哈.....(把脚从死亡的边缘抽回来)


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

橘:那么有想尝试H的地点吗?

陆生:这方面我倒是没什么想法呢,不过晚上的话倒是想和铸铎去浴室试试呢。(面不改色,实话实说的好孩子昼陆)

铸铎:不,我什么地方都不想试,我只想晚上赶紧睡觉。(一脸冷漠)

橘:铸铎大人看来对这些事情没兴趣啊...(尬笑)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陆生:一般来说都是做完后趁着还有月亮,晚上的我帮铸铎清理的...(推推眼镜一脸纯良的说到的昼陆生)

铸铎:啊啊啊!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你现在都给我闭嘴啊!奴良陆生!!!(像是忍耐了很久一样,铸铎红着脸一拳敲在桌子上对陆生吼道)

橘:...铸铎大人?(小心翼翼的出声)

陆生:铸铎是害羞了?抱歉,我不会再说了。(一边变换回晚上的样子一边顺着铸铎的毛)

铸铎:...你要再说一句我就把你舌头割了。(语气中充满着警告)

陆生:嗯嗯,知道了。(继续顺毛)

橘:那么这题就这样?

陆生:不然呢?

铸铎:你还想怎样?

橘:没什么。(狗命要紧!还是闭嘴吧。)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橘:那么做的时候有什么约定吗?

铸铎:没有,只有这家伙像狗一样一直舔我,而且嘴里还一直叫我名字...

陆生:诶!我记得有啊,铸铎忘了?

橘:那么陆生君你们做了什么约定?(按捺不住的提问)

陆生:我和铸铎的约定关你什么事啊?(理直气壮的掐断了橘的好奇心)

橘:...好吧,我放弃,陆生君请把刀放下。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橘:这题我已经猜到两人的回答了,但我还是要问,有和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吗?

陆镰:怎么可能。(秒答)

橘:我就知道,(一脸果然如此)那我们这题就换一下,请问两位都是处吗?(不要命)

陆生:你猜(一脸镇定)

橘:...哈哈哈,这还用猜吗?陆生君真是的~(我TM倒是想猜啊!你!把刀放下!)

铸铎:...我拒绝回答。(黑颜)

橘:难道....铸铎大人你都过百了还是....

铸铎:再说话我把你做成烤鸟。(眼神警告)

橘:好吧。(耸耸肩在回答是写上都是处的回答,话说同样是处差距怎么这么大?)


70 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橘:那么对「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身体」这种想法,是赞同还是反对呢?

陆生:当然是反对的,我个人更偏向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这方面,毕竟铸铎就是这么被我追到手的嘛。

橘:好了好了,知道你们奴良家撩人技术是男女通吃的了。那么铸铎大人呢?

铸铎:不算赞同也不算反对吧...(眼神飘离,手老老实实的放在腿上,一副心虚的样子。)

橘、陆生:诶?(转头看向铸铎)

陆生:嗯...我可以理解为铸铎对我有很大的独占欲吗?(温柔笑着看脸红的铸铎)

铸铎:闭嘴,我才没这么说!(死不承认)

橘:鼬鼠,一种凶猛、迅捷的小型纯肉食动物,地盘意识很强,对认为是自己的东西独占欲很大,包括自己的配偶。和配偶交配的时候喜欢在配偶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比如咬痕和伤痕等,是一种一对一配对的种族。(翻看资料,边读边抬头看铸铎。)

陆生:(听完橘子的科普一脸开心的哼着歌,手撑着脸看着脸越来越红的铸铎)哼~

铸铎:啊!我承认!我承认行了吧!(一副认输的表情承认了)

陆生:哈哈,铸铎你真可爱啊,不过说真的,其实我也很自私的...(听到铸铎承认,开心的伸手在铸铎头上摸了摸)

橘:啊?陆生君你刚刚有说什么吗?(听到好料想挖挖的橘子)

陆生:(眼神警告)

橘:...下一题...

隔了好久终于再更新了...十分对不起!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