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羽留

3567347618欢迎各位扩列,虽然基本躺尸,还有就是陆镰我爱他们一辈子!(发出脑残粉的声音)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三九】

拉二你好要加油啊www

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就算不看历史只是看月球的设定也好,无论如何斯巴达克斯都是个英雄,他能让那些最底层的人看到希望,所以让他变成那种怪物模样的人,都该死。


拉二其实根本不用开大神殿的,因为如果单论战力,就算是狂化成现在这样的斯巴达克斯也打不过他,他敬他是个勇者,哪怕作为“法老”的拉二本身本身恐怕就是斯巴达克斯想要反叛的对象,但他依然敬重这个真正的英雄,所以亲手将他在瞬间杀死,这也是拉美西斯二世能够给出的最大、也是最郑重的应对了。


至于怜悯?他从来不认为斯巴达克斯这样的英雄需要自己这样的君王的怜悯,想必那位傲慢的勇者也不屑于从压制者那里得到怜悯吧。


狂战士死前回恢复理性是从哪里看来的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


感谢我娃他妈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的插图, 拉二眼中的反光是真的挺震撼的。


摸一摸白贞,辛苦了


又说我有敏感字,改了半天卵用,还是发图吧








 




【虽然是很正经的场合但是我还是想吐槽一下弓术组的少女画风,以及师娘的衣服这么垮着是因为肩膀不够宽x】






【OOC小剧场:多谢拉二和大公帮我吐槽→_→


拉二:你看看余这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日常摸鱼

师娘我吹爆!(兔兔飞也好可爱ww)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摸摸鱼w咖啡和拉齐,主咖啡吧?




咖啡指的是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重点】


拉齐指的是拉二X齐格飞【重点】


含各种私设和paro,觉得我OOC的话请右上角Thanks♪(・ω・)ノ




其实日常都在和娃他爸 @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聊各种梗,也都画了,漫画画了很多【之前那篇的车也画完了就是怕被和谐不知道发不发=-=】,不过都涉及剧透不能发出来,从文件夹里揪出这些不用担心剧透的发一下免得被关注我的小天使觉得我沉到海底去了_(:з」∠)_




动物形态的黑方家族w其实玲霞和杰克是算在咖啡那边的,弗兰才是拉齐的孩子【不是】对黑皮大猫猫的好奇心吧。以及师娘的设定是布偶猫,喜欢趴在老师背上晒太阳【和被洗头】,飞哥是屠龙垂耳兔,大猫猫的背是特等席



↑明明不会画动物偏偏又喜欢画我是不是手贱啊_(:з」∠)_




正经的黑方两CP,被娃他爸吐槽说飞哥和师娘像闺蜜逛街顺便炫耀儿子有多可爱w老师在我们俩设定里是193cm不用再提了吧OVO拉二真心最矮【拉二:呵】



↑飞哥!我不画你的盔甲啦!.jpg



以及只画了两页的共浴漫画w【可能会有后续?】设定是FAC故事结束之后



↑关键字GET的老师




娃他爸的一个脑洞,师娘还活着的小时候参加了圣杯战争并且召唤了老师,老师是神灵本来是无法召唤的,但是因为觉得那个呼唤自己的声音“谁都好,请跟我做朋友”很有趣,自降神格回应了召唤。大概是个只有7、8岁的小奶喵,头发长度和魔力成正比的设定。【然后奶垂耳兔召唤了黑皮大西几也参战然后和咖啡组组成了同盟】结局是私奔回神界,去他妈的圣杯战争,老婆重要【不是】





家里蹲魔王和自大勇者paro,新笔刷第一次上线,强烈推荐这部漫画w攻受简直就是我和娃他爸脑补的咖啡另一个paro的既视感w


家里蹲魔王师娘和满级最强老子要shang你老师以及来城堡做客的兔兔飞哥【打酱油的拉二没画出来】





点我


这张师娘是我最喜欢的一张了,完全是我的菜【你闭嘴没人问你】那个yin纹的话,是做出来的,字面意思




以及一张当初尼禄祭娃他爸想到的paro,角斗士老师X国王尼禄的宠臣师娘,纯文官,尼禄日常调戏他所以很多人都以为师娘是尼禄的【和谐】,去斗兽场的时候被刚撕完野兽的老师一见钟情,在后面一次杀死奇美拉的比赛中跟尼禄做了约定如果把奇美拉杀死的话就把师娘给他做奖励,结局自然是喜闻乐见~【尼禄:好好玩啊爱卿~】


点我




好像就这些了,其他都是漫画和不能剧透的部分_(:з」∠)_


先到这里啦,谢谢看到这里还接受的你w我们下次见






来啊再和谐老子啊!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三八】

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延迟发文的原因嘛,我相信大家都懂,摊手。


顺便吹爆娃他妈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的新笔刷,这个贞德是真的帅!!!


打斗场景写得头疼,但是女孩子们可爱,以上。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三八】


    事实上,但凡对这位法老有所了解,就很难不说拉美西斯二世还是个残忍又霸道的人。


    或者该这么说,英灵们都或多或少拥有着残忍的一面,从神话和历史中都可见一二——黑方的拉美西斯二世、弗拉德三世乃至齐格飞的暴虐是对待那些威胁到自己国家的敌人,杰克和弗兰的残忍正是源于她们依然还是没有长大的孩子,喀戎在教导学生的时候货真价实是要杀了他们一样的狠辣,而帕拉塞尔苏斯的残酷却仅仅只在针对自己——因此“护短”这个习惯,算是他们脑子里根深蒂固的东西。


    ——是以当法老笑着说出该让杰克和达尼克见见面的时候,存在于这个宝具所构成的空间中的其他英灵就已经明白,这个“见面”打着“见面”的名义,然而事实上,恐怕是要“见血”了。


    “那么……您有什么安排给我去做的吗?”齐格飞问道,他看得出拉美西斯二世头有些盘算,却不知道对方究竟想做些什么,王子殿下虽然确实被“带坏”了一些,但对于这些东西却依然不怎么擅长。


    但拉美西斯二世只是挂着那种有些隔岸观火的微笑摇摇头:“用不着这么迫不及待,余有预感,就算现在余什么都不做,到了适当的时候,一切都自然会出现在它应该出现的时间与场所……况且还有些东西还需要看着具体的变化才能推出结论,就算余现在红口白牙说了,也只不过是以力量威慑他人,算不上心服口服,”他说着用大拇指在脖子的位置轻轻一抹,“滥用力量进行没有力量的威慑是很无聊的行为啊,如果想要一个人真的对自己的行为有所认知……自然是要让他再也爬不起来才好。”


    “所以,在完全摧毁到让他连半点忤逆的心思都没有之后,没有彻底剥离而是留下他一条性命……就是为了当做一个活着的标本么?”弗拉德三世依然板着脸,如果说最开始这位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族长为了自己的面子、妄图让他动用吸血鬼之力的时候,还只是让这位以Lancer职阶被召唤的穿刺公感到“不满”的话,那么刚才拉美西斯二世所说的,这个男人利用别的什么东西威逼孩子——至少在他看来——就踩到足够触怒他的那一点了,“就算不看历史中的可怕部分,Lord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啊,各种意义上来说,余这所谓的‘穿刺公’也要甘拜下风——余只是亵渎死者,Lord却是在啃噬灵魂啊。”


    法老耸耸肩:“关于这个问题,卿就毋须谦虚了,毕竟以‘恶名’而言,余可比不上卿半点。”


    虽然谁都知道拉美西斯二世远远不只是会带兵的武者而已,但这忽然文绉绉的说话方式,多少还是让其他人感到了别扭,但还没等忽然被怼的弗拉德三世找到合适的台词回敬,不知是不是在一瞬间集体产生了什么错觉,英灵们几乎是齐齐感觉地面产生了什么晃动——然而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怎么想怎么可疑,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在拉美西斯二世的宝具内部,虽然是建立在真实存在的房间作为基础,但是本身的防御力却是毫无疑问的,而能让这样的宝具产生震动……


    “这是……从者?陛下,是那位被请回来作客的‘客人’,”在叙述完了所有事情之后就坐在一边专心装背景墙的炼金术师,此刻豁然从石椅上站起身来,他脸色苍白却神色肃然,自从发现自己的魔力足够覆盖整个尤格多米雷尼亚城堡的范围之后,帕拉塞尔苏斯就再也没有将这些被他称作“蛛网”的魔力收回来过,虽然相对而言对魔力的精度需求高了很多,同时在数量方面消耗也较大,但安全方面比之从前却有了极大的提高,他似乎忘了自己现在身在何处似的在原地走了几圈,“奇怪了,之前从来没有检测到那位客人居然有这么强大的魔力数值,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法老果断无视了陷入自我世界的Caster向其他人道:“无论如何,先回去看看,”他说,那根金蓝两色交错的勾镰出现在手中,接着猛然往地上一顿,将珍贵权柄的尾端毫不心疼地磕在了用巨大的青灰色石砖铺满的地面上。其余人只听见一声带着金属感的撞击声,随后便是一阵轻微的晕眩感席卷而来,开始变得恍惚的视线中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旋转,那些精美的彩色壁画慢慢变成了驳杂的色块,好在反应并不多么猛烈,等到能够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回到了一开始的书房,而法老正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和其他人一样晕的齐格飞晃了晃还有不太清醒的头,一脚深一脚浅地跟了上去。


    走廊没人,客厅没人,休息室没人,就连平时小孩子们去的比较多的、摆着各种游戏设备和软件的娱乐室都没人去。一路走过来,那些人造人的女仆们倒是还井井有条的样子,其中一个甚至还端着吃了一半的点心,帕拉塞尔苏斯走过去问了两句,然后有些担心地告诉拉美西斯二世:“孩子们包括Ruler小姐在内,大家原本都是呆在客厅里玩的……好像是忽然遇到什么事情,所以出去了,等她们——我是说这些人造人——过去的时候,客厅里已经没有人了,不过她告诉我,声音的动静大概是在……靠近尤格多米雷尼亚领地附近有个很大的湖泊,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


    法老点头:“余记得,所以说震动应该就是从那里过来的?齐格飞跟余去看看,弗拉德三世、喀戎和Caster留下策应——谁也不能保证这些到是不是阴谋,红方那边不知道会有什么出人意料的举动,余之前居然是看轻了他们,红方果然是发生了类似余这样的情况……”他的态度显然让其他人也跟着有些紧张起来,“所以说那帮不要命的小混蛋是不是不知道这种时候怎么做才是正确的选择——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照余说的去做!哪来的错觉让你们觉得可以在这里聊天的?!”


    还在思考法老那句“和余一样的情况”到底什么意思的从者们总算回过神来了,被下命令留在城堡中的三个人撒腿往回跑,弗拉德三世自诩老胳膊老腿不跟年轻人一般见识,害得帕拉塞尔苏斯这唯一的一个非物理职业者差点被喀戎拽得双脚离地,居然还有闲工夫考虑一下人马不愧是传说中被风神祝福的种族,这速度真是不讲道理——不知道放开了跑会是什么样子。


    Lancer和Archer多少还在顾忌着跑不快的Caster,而Saber和Rider早跑得没影了,除了自认为是长辈而在咬牙切齿地盘算着要教训熊孩子的拉美西斯二世之外,齐格飞颇有些疑惑地想了点别的事情。


    他在思考贞德——这位特殊职阶的少女在这城圣杯大战中存在的意义,就是保护那些在从者们的战斗中被波及的普通人不被卷入。诚然像尤格多米雷尼亚的孩子们这样曾经作为御主、或是六导玲霞那样根本不是魔术师却被杰克选中的特殊情况,确实已经不能算是她要保护的“普通人”,但是无论十孩子们还是六导玲霞,都是在从者战斗中没有任何插手能力的,难道她因为情况紧急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甚至忘了提醒其他人不要跟上来?还是说她在这个时候都打算要恪尽职守?


    但当齐格飞真正看到贞德等人的情况时,难得往阴谋方向思考些什么的Saber顿时把刚才那一点不知道哪来的阴暗心思全扔到了北冰洋那头。




    匕首在钢铁一般的身体上划过,杰克脚上安了轮子一般往后退开,贞德却止不住皱起了眉头——这到底是哪来的怪物?!无论是模样还是战斗的能力……


    而能将它带回来的黑方……又是怎样的异类?!


    生前的贞德还带是带着士兵们干走过英国入侵者的救国圣女,她自认不是什么将帅之才,但也可以因此自豪一下,如果说她和一般19岁的少女有什么不同,大概就只是她能在战场上毫不犹豫地将长剑送进敌人的咽喉了——可无论如何,她生前对付的都是和自己一样拿着武器的普通人,而不是这样……光是让她保持防御态势就要花去大半力气的怪物!


    脚下的光芒明灭闪烁,却沉默得仿佛坚不可摧的城壁,贞德明白自己的任务并不是战斗,而是策应挡在前面的杰克与弗兰,为了让这两个和外表完全不同的凶残小姑娘可以安心战斗,Ruler知道自己现在应该保护好身后的魔术师们——菲奥蕾死死抓着因为放心不下杰克想要冲过去的玲霞,考列斯脸色苍白却还能在关键时刻冷静地监视着两个小姑娘看不见的死角,罗歇发挥不了什么实际的战斗作用,却也偷偷放出一些体型极小的魔偶制造出一些骚乱,干扰或者爆炸的范围都不大,却能让那个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样的怪物无法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Assassin和Berserker的身上。


    还……不到时候!被贞德双手紧紧握住的旗杆尾端深深插在泥土之中,金属战靴在将地面犁出两条翻卷的沟壑之后,也有一小部分陷进地面,那两条土沟足有半米长短,意味着她所在的位置已经从一开始的地方往后生生位移了半米的距离——还是在她防御全开的情况下!


    “那个人造人呢?!”让娜的声音中有压抑不住的暴怒,表现为一片海洋的意识中因为她的情绪波动而呈现出了仿佛世界末日般的惊涛骇浪,“不是让他去叫人……叫那帮人过来带走这帮没用的小鬼头么?!他现在人在什么地方,该不会是因为害怕然后只顾着自己躲起来了吧?!”


    奇妙的是贞德从那狂兽一般的怒火之中得到了某些能够让她支撑下去的能量,虽然已经不用呼吸,她却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用那极有辨识度、没有太大情绪波动的声音安慰快要化身喷火巨龙的女孩:“稍微冷静点,让娜,你应该知道现在生气也是无济于事的吧?其实,如果他真的像Caster说的一样接近人类,那么他会害怕得多起来也不奇怪,趋福避祸是人类的本能,毕竟——”她在心里说着,看着迎面而来的影子,脚下金色光芒再一次暴涨,“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还有他们一样勇敢的。”


    那影子是一条灰色的手臂,粗壮而灵活,看上去更像是一条被人甩出的鞭子或者有意识的蟒蛇,五指张开,重重撞在贞德支撑的金色光障上,圣女咬紧牙关才没让什么东西溢出喉咙——因为她生前的传说和本人的特质,这些光幕其实是和贞德本人感官相连的,当光幕受到攻击时,对于她来说几乎就是本人直接受到了攻击,虽然不会造成实际的伤害,却实在让人抓狂。


    “啊啊、对不起啊!”杰克软软糯糯的声音传来,白发的小姑娘伴随着一阵带有血腥味的雾气弥散而来,猫咪似的暗杀者在有些散乱的刘海下露出一双冷色的眼睛,脸上挂着最甜美的笑容,将手中两把颜色如干涸血痂一般的匕首一前一后地扎进了那条手臂之中,就像扎进猎物脖颈的獠牙,“真实的,一不小心就被钻了空子呀~”她像极了那些美丽又残忍的猫科动物,雪亮的刀光明灭织成罗网,不过几息的时间,那条实在不像是人体器官的手臂皮开肉绽之后血肉如花瓣一般层层翻卷,最后垂落在地上,杰克依然嘻嘻笑着,“要乖啦,不然我们会教训你的哟~”


    这样挑战接受能力的场景只有玲霞还冷静如初,菲奥蕾因为强行忍耐呕吐感而松开了抓着六导玲霞的那只手,于是Assassin的御主走到支撑着防护罩的贞德身边,她慈爱地望着眼前的小姑娘,温柔道:“呐,杰克,”白发的小姑娘歪头看着她,六导玲霞一笑,“不要淘气,也不要乱玩什么脏东西哦?”


    “嗯!我们知道的!”杰克重重一点头,然后吐了吐舌头。


    当杰克去追击那条“手臂”时,弗兰独自面对着那个比自己大了数倍的敌人,她不像其他狂战士那样疯狂或没有思考能力,相反,“无法正常说话”这个缺点却能让她能够更冷静地思考现在的局面。


    手中怪异的武器像一柄造型奇特的战锤,然而青白色的电流像是破壳而出的幼蛇一般昭告了危险,穿着白色短婚纱的女孩手指慢慢抹过纤细的手柄,寻找着习惯性的抓握处,于是空气中弥漫出刺鼻的灼烧味道,弗兰默默念了一句什么,手腕粗细的电流违反物理认知地从地上蔓延开去,顺着那个“怪物”踩在地上的脚一路爬上身体,猛然炸裂的爆响让被刘海挡住眼睛的女孩勾起嘴角,然后一手撑着地面猛然退开,灵活地躲开了对方单膝跪地时因为体积过大而震荡出来那一片小型地动。


    虽然无法像杰克一样造成流血不止的放射性创伤,然而被弗兰投射的电流却能让任何生物在行动上产生无法避免的僵直,她面对的敌人体型太大,每一次僵直必然会造成身体失控,等到再爬起来的时候就会发现弗兰已经换到了安全的地方,转身的时候那些电流又开始跳跃起来,僵硬——跪下——爬起来——转换方向,那个灰色的庞然大物已经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弗兰的本质上是人造人,思考模式却却更接近于机械,她在战斗时沉默到连半点声音也不出,却心如明镜地将自己的攻击造成的僵直时间和对方的动作间隔时间精确计算到了“秒”,好了,又到了僵直结束的时间了——


    然而这一次的弗兰却没有躲开,她垂着手将手里的武器横放在面前,好像是被吓到了似的直愣愣地看着冲着自己而来的那个拳头,在还有一两米的距离时,弗兰的身体忽然不正常地猛地一晃。


    “好……”她忽然笑了起来。


    “解体的时间到啦——”有人娇声笑道。




【让蜻蜓队长白贞来保护黑方的孩子们,真是为难她了呢,认真的。


杰克倒是玩得很开心的样子?


点心的仇!!!





【OOC小剧场:关于为什么小姑娘们会暴走的原因?


让娜:你们没事吧?!


狗狗+猫猫:QAQ………………


蛋糕君因为爆炸的冲击而血肉模糊地糊在墙上了O O



森源哲吾:

送了一個月的快遞終於感天動地的送到了。官方畫集會發現官方真的好喜歡紅配綠…😂特喜歡綠色……。另外這本設定篇大致掃了前面幾頁,就被第一個爆出來的事實刷新了世界觀……。有意思,想要整本翻譯……

一个十分佛系的拉齐群宣

门牌号是519248921,欢迎加入!


不强求产粮(当然有粮最好!)

群内除了拉齐也可以聊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

总之欢迎扩列!

【FAC】黑皮西几和屠龙垂耳兔

吹爆羽大!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黑皮西几拉二X屠龙垂耳兔飞哥【飞哥你到底是什么物种啊】


 


陛下有点痛QYO【被啃了耳朵】


是吗O-O

我要咬你了QYQ


咬吧O-O

啃啃QYQ 【啃西几尾巴】



奇怪的Q版姿势_(:з」∠)_

我日你哥!

mmp的这个网络!

一靠近机子或者监管和大门就999

一被上树或者或者上椅子就恢复正常你什么毛病!

mmp的!大门都开好了,就在面前了你卡我十几秒硬生生等监管到了我被一刀锤了才恢复你什么意思?让做个任务怎么了我?

mmp的网络!

(陆镰)陆镰一百问7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橘:那么自己最敏感的地方是?

陆生:背和肩膀吧...

铸铎:脚裸吧?应该......

橘:陆生君为什么是背和肩膀呢?

陆生:因为铸铎经常在我伤还没好的时候又给我添上新伤,导致我没事就要去找鸩帮忙治疗。(无奈)

铸铎:......疼吗?(小声问陆生)

陆生:嗯?啊没事哦,别太在意。(揉揉铸铎的头发)

铸铎:嗯。(安静给揉)

橘:陆生君背上都是野兽留下的爱的象征啊!(恍然大悟样)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橘:那么对方最敏感的地方呢?

陆生:铸铎的话,脚裸、脖子还有耳朵吧!每次亲他耳朵都会马上红起来呢。还有尾巴,摸着很舒服,就是没什么机会摸...(一副可惜的样子)

铸铎:奴良陆生你闭嘴!/////(在陆生怀里挣扎着要揍陆生)

陆生:乖,安静点...(俯身亲吻)

铸铎:////你真是个混蛋......(亲完拉下头巾挡脸)

橘:哈哈,那么铸铎大人知道陆生君那里比较敏感吗?

铸铎:啊?呃...背?大概...(想起陆生刚刚说的话)

橘:铸铎大人因为是享受的一方所以不怎么注意这些吗?(作死发言)

铸铎:你说什么!(举镰刀)

橘:什么也没有!所以铸铎大人快把镰刀放下啊!!!(抱头躲桌子底下)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橘:那么请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陆生:秀色可餐(满面春光)

铸铎:禽兽不如(面如死灰)

橘:......这个对比...算了,下一题......

(欲言又止)


64 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橘:那么坦白说,喜欢H吗?

陆生:喜欢啊,如果没人听墙角就更喜欢了(冷笑)

铸铎:不喜欢!有时间做那种事还不如给我滚去训练!(拍桌子大声叫道)

陆生:别这么说嘛~(抱着撸)

橘:那么快点下一题吧!(害怕铸铎扔镰刀决定快点的橘子)


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橘:那么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是?

陆生:我和铸铎的房间,偶尔是在远野铸铎的房间(淡定回答)

铸铎:闭嘴!什么你和我的房间啊!?(鼬鼠嘶牙警告)

陆生:就是字面意思啊(无辜脸)

铸铎:别以为可以混过去,给我好好解释!

陆生:那这样呢?(变成昼陆)

铸铎:呃!你突然干什么呢!(试图挣扎出去)

陆生:没想干什么啊(放开铸铎)

铸铎:哼!快点下一题吧。(甩甩袖,抱臂坐回座位)

橘:啊嘞?铸铎大人难道对陆生君白天的样子没辙吗?(不怕死)

铸铎:哼,怎么可能,只是觉得对人类动手不好而已,毕竟人类可是很脆弱的存在啊。(认真回答)

橘:就是因为这么想才会被钻空子啊.....(小声bb)

铸铎:你说什么?(手往镰刀摸去)

橘:没什么没什么!我们快下一题吧!哈哈.....(把脚从死亡的边缘抽回来)


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

橘:那么有想尝试H的地点吗?

陆生:这方面我倒是没什么想法呢,不过晚上的话倒是想和铸铎去浴室试试呢。(面不改色,实话实说的好孩子昼陆)

铸铎:不,我什么地方都不想试,我只想晚上赶紧睡觉。(一脸冷漠)

橘:铸铎大人看来对这些事情没兴趣啊...(尬笑)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陆生:一般来说都是做完后趁着还有月亮,晚上的我帮铸铎清理的...(推推眼镜一脸纯良的说到的昼陆生)

铸铎:啊啊啊!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你现在都给我闭嘴啊!奴良陆生!!!(像是忍耐了很久一样,铸铎红着脸一拳敲在桌子上对陆生吼道)

橘:...铸铎大人?(小心翼翼的出声)

陆生:铸铎是害羞了?抱歉,我不会再说了。(一边变换回晚上的样子一边顺着铸铎的毛)

铸铎:...你要再说一句我就把你舌头割了。(语气中充满着警告)

陆生:嗯嗯,知道了。(继续顺毛)

橘:那么这题就这样?

陆生:不然呢?

铸铎:你还想怎样?

橘:没什么。(狗命要紧!还是闭嘴吧。)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橘:那么做的时候有什么约定吗?

铸铎:没有,只有这家伙像狗一样一直舔我,而且嘴里还一直叫我名字...

陆生:诶!我记得有啊,铸铎忘了?

橘:那么陆生君你们做了什么约定?(按捺不住的提问)

陆生:我和铸铎的约定关你什么事啊?(理直气壮的掐断了橘的好奇心)

橘:...好吧,我放弃,陆生君请把刀放下。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橘:这题我已经猜到两人的回答了,但我还是要问,有和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吗?

陆镰:怎么可能。(秒答)

橘:我就知道,(一脸果然如此)那我们这题就换一下,请问两位都是处吗?(不要命)

陆生:你猜(一脸镇定)

橘:...哈哈哈,这还用猜吗?陆生君真是的~(我TM倒是想猜啊!你!把刀放下!)

铸铎:...我拒绝回答。(黑颜)

橘:难道....铸铎大人你都过百了还是....

铸铎:再说话我把你做成烤鸟。(眼神警告)

橘:好吧。(耸耸肩在回答是写上都是处的回答,话说同样是处差距怎么这么大?)


70 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橘:那么对「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身体」这种想法,是赞同还是反对呢?

陆生:当然是反对的,我个人更偏向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这方面,毕竟铸铎就是这么被我追到手的嘛。

橘:好了好了,知道你们奴良家撩人技术是男女通吃的了。那么铸铎大人呢?

铸铎:不算赞同也不算反对吧...(眼神飘离,手老老实实的放在腿上,一副心虚的样子。)

橘、陆生:诶?(转头看向铸铎)

陆生:嗯...我可以理解为铸铎对我有很大的独占欲吗?(温柔笑着看脸红的铸铎)

铸铎:闭嘴,我才没这么说!(死不承认)

橘:鼬鼠,一种凶猛、迅捷的小型纯肉食动物,地盘意识很强,对认为是自己的东西独占欲很大,包括自己的配偶。和配偶交配的时候喜欢在配偶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比如咬痕和伤痕等,是一种一对一配对的种族。(翻看资料,边读边抬头看铸铎。)

陆生:(听完橘子的科普一脸开心的哼着歌,手撑着脸看着脸越来越红的铸铎)哼~

铸铎:啊!我承认!我承认行了吧!(一副认输的表情承认了)

陆生:哈哈,铸铎你真可爱啊,不过说真的,其实我也很自私的...(听到铸铎承认,开心的伸手在铸铎头上摸了摸)

橘:啊?陆生君你刚刚有说什么吗?(听到好料想挖挖的橘子)

陆生:(眼神警告)

橘:...下一题...

隔了好久终于再更新了...十分对不起!

日本李徴太太画的陆镰小短漫


《关于铸铎因为发烧而对陆生露出色气的表情的这件事》


最后是太太的同意翻译的授权

海外找到的杰佣粮,问太太拿了授权来翻译。


全程手机扣的看不惯也没办法。(我自己也很绝望)


最后1P是授权。